李礼辉:汇丰、渣打为什么不派息了? _网易财经

李礼辉:汇丰、渣打为什么不派息了? _网易财经
作者|李礼辉(区块链研究工作组组长,中国银行前行长)每年的4月1日总是有一些真真假假、虚虚实实的消息。2020年的4月1日,汇丰控股和渣打银行宣布不派息,在全球疫情冲击下已成惊弓之鸟的资本市场,无法消受再多一点响动,汇丰控股股价重挫9.51%,渣打银行股价大跌7.64%。汇丰的业务总部在香港。过去16年汇丰连续派息,每年4次,平均派息率超过30%。许多机构投资者和散户把汇丰当作最佳的投资标的。此时再宣布不派息,汇丰高层理应预知资本市场的反应,也理应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。作为局外人,咋一听有点出乎意料,细思量觉得合乎逻辑。这里参考Wind数据及相关信息,对汇丰和渣打不派息做一些分析和揣测。李礼辉第一,商业银行的财务“预应力”2008-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给西方各国商业银行带来了长短不一的苦日子,随后就是太平岁月,经济回暖,银行业务扩张,利润增长,股价上行。即使是最佳的西方商业银行,其核心财务指标也只需要满足正常年景下的可靠性要求,股东争分红,管理层争激励,而银行财务结构的“预应力”就未必能够应对破坏性的冲击。2019年与全球金融危机时的2009年对比,汇丰和渣打的资本充足率提升,但拨备覆盖率下降。2019年,汇丰银行、渣打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达到18.90%和21.20%,比2009年分别提升了5.20个百分点和4.70个百分点。汇丰资产质量管理良好,2019年不良贷款率1.32%,比2009年降低了2.0个百分点;而渣打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比10年前还提高了1.16个百分点,达到2.70%。尽管两家银行目前的不良贷款率属于中低水平,但拨备覆盖率都不够高。汇丰是63.0%,比2009年下降20.50个百分点;渣打为78.20%,比10年前下降4.20个百分点。拨备覆盖率是预提的坏账损失准备金与不良资产总额的比率,正常年景下银行不良资产的实际损失率一般不超过50%,汇丰和渣打的拨备是达标的。但是在经济衰退时,抵押资产价格下行,第三方担保责任履行难,实际损失率将大幅度上升,不仅会吃掉拨备,还可能会吞噬资本。更加值得关注的是,汇丰、渣打的盈利能力似乎下降了,ROE处于历史低位,净利润与营业收入的比率不够高。2019年,汇丰银行的ROE只有3.99%,比金融危机时2009年的5.26%还低1.27个百分点;净利润与营业收入的比率为16.32%,比2009年低0.60个百分点。渣打银行2019年ROE为5.12%,比2009年的13.66%低8.54个百分点;净利润与营业收入的比率为16.13%,比2009年的27.37%下降11.24个百分点。盈利能力下降势必削弱充实资本、应对危机的能力,其深层次原因有待进一步分析。第二,经济创伤的区域版图由于人们对新冠病毒认识不足,也由于一些西方大国对我们举国战疫的经验存在傲慢与偏见,错失了最佳管控期,目前全球新冠病毒感染人数正在几何级数上升。截止4月4日8:30,全球确诊病例超过109万,其中美国27.39万,西班牙11.77万,意大利11.98万,德国9.12万,法国6.44万,伊朗5.33万,英国3.81万,土耳其2.09万,瑞士1.93万……美、西、意、德的确诊病例超过中国,大多国家的感染率远超中国。疫情直接冲击实体经济,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,服务业基本停摆,制造业供应链断裂,失业率迅速上升。从疫情蔓延的趋势来看,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难以独善其身,经济衰退已成定局,经济降速甚至负增长的时间预期将超过2个季度。一批企业主要是中小微企业已经被迫停产停业,将陷入财务困境,失去流动性和支付能力。商业银行将面对越来越多的信贷违约,不良贷款可能在1-2年内大幅度上升。在欧洲国家中,意大利、西班牙既是服务业大国,又是中小企业大国。这两个国家疫情特别严重,经济遭受重创,预计可能出现1年以上的经济负增长,随后需要1-2年的恢复周期。德国、法国、英国、瑞士等国各有产业优势,但疫情猛烈,负面影响越来越深。重要的是,欧洲地域集中,人口密集,欧盟和欧元区加深了各国的经济联系和相互依存。因此,欧洲是疫情的重灾区,也将是经济下行的重灾区。汇丰银行10年来推进区域调整战略,主动收缩欧洲和北美的业务。2019年与2009年对比,汇丰在欧洲的营业收入由285亿美元下降到110亿美元,降幅61.6%;北美的营业收入由162亿美元下降到45亿美元,降幅72.4%;亚洲的营业收入由218亿美元下降到184亿美元,降幅15.3%;与此同时,“其他地区”的营业收入则由105亿美元增加到222亿美元,增幅112.3%。这就重构了汇丰的全球版图:欧洲营收占比由37.05%下调到19.52%,北美营收占比由21.04%下调到7.97%,亚洲营收占比由28.31%提高到32.89%,其他地区的营收占比由13.60%提升到39.62%。渣打的全球区域战略以亚洲为重心。2019年,营业收入的40.49%来自大中华和北亚,27.31%来自东盟和南亚,16.62%来自非洲和中东,其他地区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只有15.58%。观察新冠病毒疫情烈度的区域版图,结合银行业务的全球区域布局,我们大致可以预测未来2年汇丰和渣打可能遭受的分区域财务伤情。一是亚洲,疫情冲击烈度高,银行营业收入金额大、比重高。好在中国已经成功管控住疫情,经济全面重启;日本、韩国看来疫情可控,经济负重前行;不过,东盟和南亚各国特别是人口大国的疫情发展趋势不太明朗,需要特别关注。二是欧洲和北美,疫情冲击烈度超高,银行营业收入数量不算少。汇丰银行尽管成功进行了战略转移,但来自欧洲和北美的营业收入还有150多亿美元,由于欧洲和北美的疫情还在加深,对银行的财务损伤不可忽视。渣打银行在欧美的业务不多,直接影响不会太大。三是中东和非洲,疫情形势有待进一步观察,银行业务具有区域特色,财务表现有待深入分析。第三,监管力度的逆周期调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,巴塞尔资本协议委员会于2010月提出巴赛尔协议Ⅲ,加强对银行的监管力度。新巴塞尔协议坚持最低资本要求、监管部门监督检查和市场约束等三大支柱,增加了银行杠杆率要求、流动性监管标准,引入组合资本缓冲要求。银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、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总资本充足率要求分别为4.5%、6%和8%;加上组合缓冲要求,必须分别达到7%、8%和10.5%。为达到监管要求,银行必须通过盈利累积、股东增资,发行附属一级资本等渠道增加资本。据测算,从2010年到2019年,按照最新的监管标准必须增加的一级资本,欧洲的银行高达1.1万亿欧元,美国的银行接近1万亿美元,印度须补充1300亿美元,中国须补充近6000亿美元。这就带动了附属一级资本工具市场的发展。商业银行发行的附属一级资本工具,具有较高的收益率,具有固定的票息和定期付息规则,在经济回暖时期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流动性,颇受投资者欢迎。目前的问题是,疫情对经济的猛烈冲击,将直接损害商业银行充实资本的能力。一是盈利能力下降,难以积累资本;二是不良资产大幅增加,消耗拨备和资本;三是银行经营风险上升,降低附属一级资本工具的安全性和流动性,发行新的附属一级资本工具不得不提高收益率;四是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如果低于监管要求的最低限度,只得停止附属一级资本工具的票息支付。汇丰控股和渣打银行不派息,应该是自身的选择,但也有可能是金融监管机构的指导。我的意见是,在疫情冲击形势下,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将趋于恶化,金融监管尺度和力度有必要进行逆周期调节。例如,监管设定的银行资本充足率指标包含2-2.5个百分点的组合缓冲要求,而既然是“缓冲要求”,就应该在经济形势严峻的特定时期释放,以缓冲外部冲击和压力。当前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球,金融监管释放缓冲约束恰逢其时,有必要适当放宽资本充足率、不良贷款率、拨备覆盖率等监管标准,支持银行共克时艰,扶持企业渡过难关,促进经济复苏。本文独家首发自网易研究局,不构成投资决策。【推荐】重磅报告!百位经济学家预判2020经济和投资趋势购买方式:第一步:扫描下面的付款码付款:如果购买尝鲜版(可以看本报告前两部分,“宏观经济信心”和“宏观经济指标”),请扫码支付19元。如果购买完整版(可以看报告5个部分的全部内容),请扫码支付29元。(如您是客户端用户,请将本文分享到微信打开,或保存图片/截图在微信打开,再在微信客户端进行支付。)(微信付款码)(支付宝付款码)第二步:添加网易财经官方微信获取报告(如遇交易问题,也可直接添加小仙女微信转账支付)完成付款后,请扫描下面的二维码,添加网易财经官方微信“后厂村小仙女”,把付款成功的截图发给小仙女,收到截图后,小仙女会立即发送报告给您。(特殊提示:如您在晚11点-早7点之间下单,可能会遇到延迟回复的情况,仙女也需要休息哦~) 延伸阅读 陈永伟:疫情持续总时间或不会短 要准备打持久战 北大教授张帆:增加流动性同时也要防止通货膨胀 巴曙松:央行可考虑对中小银行定向降准